快捷搜索:

楚锋顿时一惊,苦着脸,“实不相瞒,姑娘

换而言之,连需要赔偿的十分之一都不到!
 
    但只是这样吗?
 
    当然不!
 
    不理会楚锋有些难堪的表情,夜冰寒继续道,“对,是两百颗!但你不要忘了,那只是正常水平,谁也不知道那一炉丹我会不会超长发挥!可万一就发生了呢?所以你还需要额外再加上一些!”
 
    “啊?”
 
    “啊什么啊?你是不是拿不出?”夜冰寒语气变得冷峻起来,一股杀气从体内逸出。
 
    楚锋顿时一惊,苦着脸,“实不相瞒,姑娘,两百多颗百草丹对于现在的我来说的确是多了些。要不这样,我先赔你十颗八颗的,余下的以后再还?实在不行,这玉坠的主人不是还欠我七百颗吗?你从那里面扣就行,反正我看你们也挺熟悉的!”
 
    “不行!”夜冰寒立马拒绝,“我夜冰寒从不欠账!要么你现在就拿出足够的百草丹或药材,要么,从现在起,你就是我的人!”
 
    “这……”楚锋无比憋屈,答应是不可能的,不答应身边又确实没有那么多的百草丹。对了,百草丹!楚锋忽然灵光一闪,话语顿时变了,底气也变得强硬起来,“抱歉!夜姑娘,你的要求恕难从命!”
 
    “你说什么?你想死?”夜冰寒玉手一握,一股真气喷薄而出,覆于拳头表面,散发着极强的波动。
 
    楚锋立刻下意识的扫了一眼,提高了戒备,但楚锋的语气丝毫不变,“夜姑娘,你也说了那只是你正常水平!可万一你炼丹出现差错呢?那么这一炉丹不也废了?”
 
    “所以,赔偿你损失是可以!但只能是极少的一部分! 毕竟,炼丹而已,我虽然外行,可也知道一些最简单的道理,那就是即便是一流的丹师,也不可能炉炉都成功!而夜姑娘,你的年纪在炼丹师中实在是太轻了,很可能水平也就……”
 
    “混账,你敢瞧不起我?”不等楚锋将话说完,夜冰寒已经勃然大怒。
 
    事实上,楚锋的无心耍赖之言,却恰恰刺中了夜冰寒的最大痛处!
 
    夜冰寒的确喜欢炼丹,也的确是一位丹师,但也许是天赋的原因,夜冰寒虽拜在炼狱魔宗最出色的丹师门下,也足够努力,可几年过去了,依旧只能炼出最低级的聚气丹。
 
    而比聚气丹更高一级的百草丹,夜冰寒至今已经尝试了七八十次,可每一次都是失败,不仅浪费了大量的珍贵药材,甚至将炼丹地的附近弄得鸡飞狗跳,……
 
    一段时间过后,包括教授夜冰寒炼丹的丹师在内,夜冰寒身边的每一人都好言劝导夜冰寒,说夜冰寒这般年纪,炼丹到达这种水平已经非常‘难能可贵’了,暂时可以放下来歇一歇,去抓紧自身的修为。
 
    虽然每个人都挂着笑脸,语气也足够和蔼、亲切甚至是掐媚,但夜冰寒如何看不出这些人真正的心思?无非是心疼那些珍贵的药材!无非是因自己的炼丹动静而坐卧不安!无非是对自己没有半点信心!
 
    夜冰寒感觉既委屈,又愤怒,暗暗发誓一定要成功的炼出百草丹,来亮瞎那些人的眼。
 
    所以,夜冰寒在收集了足够的药材后,带着丹鼎闷声不响的一个人来到了阴风崖,反正以夜冰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