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原本还算习惯了的阴风也在此时蓦然加

楚锋虽是诧异夜冰寒不御剑,而御鼎,但这是人家的喜好,倒也不好多说什么,只得同样站到了鼎边处。
 
    只不过,黑鼎本身并不大,鼎口处也就两尺方圆,因此不可避免的楚锋和夜冰寒贴得很近,一股股如兰似麝的香气不断涌入楚锋鼻中。
 
    楚锋正自微微享受,黑鼎已经一震,就要冲上天际。
 
    偏在此时,崖地右侧直插云天的褐岩壁开始了剧烈震动,在楚锋和夜冰寒不可置信的目光中,褐岩壁的表面开始出现一块块蛛网状的巨大裂痕。
 
    紧跟着硕大的褐岩在褐岩壁的震动下飙射而出,如同流星般到处飞砸,一旦落在地面上,坚硬的地面顷刻就是深不见底的坑洞!
 
    雪上加霜的是,原本还算习惯了的阴风也在此时蓦然加力,从一开始只能卷起半丈大的岩石到能将七八丈高的巨岩拔地而起,仅仅十几个呼吸的功夫!
 
    楚锋站在黑鼎之上,若不是夜冰寒发现不对,及时拉住,只怕早就栽倒下去。可就算如此,以楚锋本身的实力也是再难站稳,出于安危考虑,楚锋厚着脸皮往夜冰寒又靠了靠,几乎就是趴在了夜冰寒怀里!
 
    夜冰寒本要动怒,但一想到楚锋如今的价值所在,就将心底的怒意生生压下,反是催发出更强的力量在两人体外形成了护罩,将砸来的巨石生生挡住!
 
    但巨石越来越多,体积也越来越大,蕴含的力道渐渐使得夜冰寒也感觉吃力无比。
 
    与此同时,狂啸的阴风也如同滔天巨浪,使得夜冰寒脚下的黑鼎就如海中扁舟般胡乱摆动。
 
    “不行,必须抓紧时间闯出去,这褐岩壁一直好好的怎么就突然变了!”夜冰寒心中也是狐疑,毕竟褐岩壁所在的范围虽说危险,但那是针对丹生境界以下的弟子,而褐岩壁本身却是坚硬如铁,耸立了不知多少年!
 
    除了偶然有碎石被阴风刮落,如此程度的自主爆发可是史无前例!
 
    但想走就走得了么?
 
    伴随着越来越密集的落石,伴随着越来越强猛的阴风,崖地左侧深渊,忽然升上来一股股雾气,这些雾气与崖地上空本身的雾气汇合后,即刻发生变化,只是一转眼就变得白茫茫一片,四周再也看不清!
 
    甚至,连砸来的落石也要在抵近三丈左右时才能看清全貌!
 
    夜冰寒倒吸了一口凉气,这要怎么走?而楚锋修为远不及夜冰寒,更是心中不安,不安的同时楚锋开始诅咒黑猫,那该死家伙,平时跑了倒也算了,关键时刻竟然还不出现!
 
    另一处。
 
    一只黑猫眯着眼睛,站在一块凸起的褐石之上,冰冷的看着前方的通天岩壁。而黑猫的一只猫爪则是无限拉长,竟生生探入了无比坚硬的褐岩壁内部,肆意搅动!
 
    隐隐约约能够听到褐岩壁内部有愤怒、沉闷的低吼。
 
    不多时,黑猫探入的一只猫爪收了回来,猫爪之上血迹斑斑,更为触目惊心的是,猫爪上的几只爪勾竟已全部断裂。
 
    眼看如此,黑猫似有不甘,身形一纵,竟又顺着猫爪探入的地方,直接蹿入了褐岩壁内部!
 
    顷刻间,眼前的褐岩壁开始疯狂震动,滚石如雨,紧跟着波及到更远处,甚至是整个岩面…..
 
    夜冰寒铁青着俏脸,在无奈之下选择直线上升,冀望能够看清方位,好以最正确的路径,在力量耗尽之前逃回宗门最不济也要离开阴风崖。
 
    相反,楚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