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身形一纵,竟又顺着猫爪探入的地方

 夜冰寒倒吸了一口凉气,这要怎么走?而楚锋修为远不及夜冰寒,更是心中不安,不安的同时楚锋开始诅咒黑猫,那该死家伙,平时跑了倒也算了,关键时刻竟然还不出现!
 
    另一处。
 
    一只黑猫眯着眼睛,站在一块凸起的褐石之上,冰冷的看着前方的通天岩壁。而黑猫的一只猫爪则是无限拉长,竟生生探入了无比坚硬的褐岩壁内部,肆意搅动!
 
    隐隐约约能够听到褐岩壁内部有愤怒、沉闷的低吼。
 
    不多时,黑猫探入的一只猫爪收了回来,猫爪之上血迹斑斑,更为触目惊心的是,猫爪上的几只爪勾竟已全部断裂。
 
    眼看如此,黑猫似有不甘,身形一纵,竟又顺着猫爪探入的地方,直接蹿入了褐岩壁内部!
 
    顷刻间,眼前的褐岩壁开始疯狂震动,滚石如雨,紧跟着波及到更远处,甚至是整个岩面…..
 
    夜冰寒铁青着俏脸,在无奈之下选择直线上升,冀望能够看清方位,好以最正确的路径,在力量耗尽之前逃回宗门最不济也要离开阴风崖。
 
    相反,楚锋在经过一开始的慌乱之后,却是变得安心起来,就那么蜷缩着身体,窝在夜冰寒不住散发着香味的温热怀中。甚至,偶尔还会因为姿势‘不舒服’下意识的往那高耸之处拱几下,反正在楚锋看来,夜冰寒此刻也顾及不到自己,并且一直不曾有动怒的表现。
 
    但真是如此吗?
 
    每当楚锋拱动几下的时候,夜冰寒的脸上就会露出一抹羞怒,眼中也会生出一丝寒意……
 
    终于,在夜冰寒的努力下,两人狼狈之极的脱出了褐岩壁的范围,紧跟着又心有余悸的完全离开了阴风崖所在。
 
    夜冰寒正要一鼓作气飞回所在峰头,却猛然脸色一白,体内的力量是完全支持不住了!
 
    夜冰寒只得随便找了个位置急急下降,毕竟,修士若是失去了力量的支撑,从半空中摔下去,下场比普通人也好不了多少。
 
    然而怕什么,来什么!
 
    刚刚情势极度危急,夜冰寒完全是不计后果的激发出所有潜力,能够撑到现在都已经是奇迹,如今心神微微松懈,体内的力量竟是刹那干涸,在距离地面尚且有十余丈时,两人一鼎,就如炮弹般急速坠落。
 
    “咚!”当先落下的自然是黑鼎,而方一落下,黑鼎就将地面砸了一个深坑,紧接着又弹跳出来,滚向了一边。
 
    随即楚锋与夜冰寒也狠狠砸落地面,但最为关键的时刻,楚锋也不知是出于男人的保护心理,还是觉得自己窝囊了这么久,也该表现一下,竟愣是将夜冰寒以蛮力反抱怀中,自己垫在了下方。
 
    “啪!”楚锋的后背与地面亲密接触,背部传来巨大痛楚的同时,身体出于惯性向上弹起,至于脑袋更是与夜冰寒的螓首重重撞到一处,两人同时哀嚎一声,只感觉额头剧痛,鼻骨发麻,眼泪都快流下。
 
    “你妹,还不起来?”楚锋忍不住抱怨,开口的同时,体内气血沸腾,一股血箭忍不住夺口而出,就那么喷在了夜冰寒俏脸上。
 
    一瞬间,夜冰寒的整张脸都快绿了,顾不得身体的痛楚,翻身就爬了起来,并且下意识的踹了楚锋一脚,但这一踹不要紧,一踹之后,楚锋白眼一翻,竟是晕死过去。
 
    “楚锋!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